大概是外星人
情绪型写手

Odor

申请unblock之后不到十五分钟被驳回,气到炸裂。
趁着气头改了改重新发一遍

*配对 Izzy/Axl
*人称有混乱注意 ooc注意

Odor


/

他是块糟糕的毛巾,一块干透可以杀人致死的海绵,一颗已经烂透的杏核,就像这个世界,全部日子都烂得通透。你面前有人哭得像个傻逼——大概是他——你开始往声音里掺些苦味。Izzy在你面前神智不清,你让自己鄙夷的眼神成为他最后能清醒意识到的东西。

去他妈的。你在他面前把东西全部摔在地上,好像你的生命需要把一切都粉碎。或者把你自己也粉碎,好一朵锋利尖刺刺向四面八方的玫瑰啊,泫然欲泣的金发和咄咄逼人的眼睛,你自己难道意识不到?Izzy难道也不?

/

要上台了!

Slash冲你喊叫,你尽全力喊回去说马上就好。大概是酒精(你甚至记不清之前有没有碰过),或者因为连续三十八个小时未眠,你头疼欲裂,疼到几乎没法喘气,脚下开始站立不稳。吃点东西会不会好一点?你跑到小吧台后面翻找,往嘴里随便塞了点什么,你没有注意。难耐的甜味充盈口腔,让感官灵敏五十倍,颅内痛到好像被子弹打穿。

操,操,操!

你冲向后台一边,开始呕吐。Slash在另外一边开始叫你全名,你艰难地站起身咳嗽,眼前出现无数斑点。我要瞎了,你想,真他妈见鬼,我站在这里干什么?我走向台前干什么?我还不如死掉,死得彻彻底底。

/

演出结束之后所有人都松一口气,把之前提上去的全部在你肩上放下来。Izzy迅捷攀上cocaine,一上去就别想下来;而头痛迅速攀上你,甩都甩不掉。还是一场成功却留下无尽疲累的演出,一场能让远在爱达荷处警笛大作的破坏,全身上下包括吉他没有一处不被撕裂。

这将是第四十五个小时不眠,你的头脑还在无比亢奋地空转,你需要睡一觉。你真的需要陷入一场昏睡,生活举着把枪逼着你好他妈让你休息。在把自己割成两半和睡眠之间你到底会选择哪一种,抑或你晚上根本不可能入眠?

疲倦来了又走,你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吗?有的时候你能理解Izzy为什么要把自己包裹在令人作呕的茧里面。Izzy在破烂长沙发上伸展身体,而你根本无意打扰他,他脸上还带着嗨得正高时那种捉摸不透的表情,他会不会看见你

好好想一想,Axl Rose,他看见你是什么颜色?他看见你是什么样子?

/

大概是蓝色,一切都变成蓝色。你是沉溺在海里的吗,或者他才是沉没在海里的?

“Axl,”他唤你名字,你抬头看他,期望他清醒。而万幸他正清醒,这时候你意识到有情绪涌来,你感觉得到。你一直感觉得到他。他为什么要看着你?

是他希望你能救他,还是他希望能够救你的是他?

就是那时候一切都再次变得令人疲惫。在你垮掉之前Izzy就意识到你要垮掉,他赶在一切开始之前抓住你的手臂。他的骨骼坚硬地硌住你,不容置辩,不容挣脱。

他看着你视线聚焦太久太长。

/

你吮吸他的手指。

你想摆脱的掌控仍然将你紧紧纠缠,你的灵魂率先堕入无比兴奋的虚空,你太清楚那种感觉是怎么样子:肮脏卑鄙到地狱却又高过天堂的诅咒。他搂住你的腰好探索得更深,向后仰去的脖颈喉结上下移动。他看你的眼神是如此无辜,你报复地阻碍他的动作,尽管很快变成脱力的哀鸣,所有语言都彻底打碎。不要说话,你凶狠地告诉他,至少如果忽略眼角的泪水看起来还算凶狠。这句话之后他反而开始保持沉默。你们触犯彼此每一处,直到喊出哭腔,不堪入眼的快感被具象化,四处喷薄。

他在结束之后进入你怀里像一只大猫。

你想要什么,Izzy?你问他,你想要什么?当然你没有问出口,因为眼前的人还在紧紧搂着你,你甚至不知道他还是不是醒着。他会回答什么呢?你会害怕听到他的回答吗?或者,他又希望你什么呢,希望你成为最初的亚当,把那些锋利的刺都卸下,冷静理智温顺地接纳他,把这一切糟糕世界全部甩在后面?

也许他要的只是药和性而再无其他,而你从来不敢说自己了解过任何人。汗味和粘糊糊的腰际让你难受,你阖眼但睡不着。

真他妈的,他什么时候才会从你身上离开?






fin.

评论(2)
热度(44)

© Softg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