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外星人
情绪型写手

【Gramon】Just a Silhouette Chapter 4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终于到了不打ooc预警就对不起所有人的地步了

*过渡章,非常短小无剧情

Chapter 4 Reasons

 



"In my imagination you're waiting"*


 


什么东西最接近温暖和光芒、年轻和冲动,好像毗邻海平面的那一口空气?

达蒙·阿尔邦。更精确一些,在台上的达蒙·阿尔邦。格雷厄姆站得太靠前,被超响音乐团团包围,音乐里每一段戏谑的和弦、神出鬼没的尖啸以及偶尔出现的压抑的温柔,华丽又粗粝,统统在炮击他的脑袋。达蒙在台上蹦蹦跳跳,就像个疯子,而格雷厄姆神智不清地跟着兴奋的女孩们走出场地的时候,眼睛前面全是达蒙的残影。

他几乎没有意识到演出已经结束,走出场地的时候灌进的一口冷风提醒他。他茫然四望,阿历克斯不知道去了哪里——大概是先走一步了,怎么会呢?紧接着他看到阿历克斯的车停在路尽头拐角,白色香烟烟雾从开一条缝的车窗里拼命地钻出来。格雷厄姆心下了然,几乎能看到阿历克斯向他挤眉弄眼,又有点不好意思。

他在后门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去后台找达蒙。他在漆黑一片的过道里跟湿漉漉的达蒙撞了个满怀。

“Goddamn——it——是你吗,Gra?”

他们跌跌撞撞地走到光下,达蒙把格雷厄姆拉到一边,乐队其他几位筋疲力尽的乐手跟在后面走了出来。

路过他们俩的时候,他们疲惫地向格雷厄姆打招呼。格雷厄姆匆匆忙忙地记下几个成员,正跨上自行车的鬈发是吉他手,贝斯手靠在路灯柱下一边抽烟一边和鼓手攀谈。

“今晚怎么样?”他们并肩走在街上的时候达蒙问他。

“棒极了,”格雷厄姆向他保证,耳边还是嗡嗡响,“我爱你们的音乐。”

“说真的,我没想到你今天会来!”

格雷厄姆有些尴尬,向达蒙解释其实票是阿历克斯买的。达蒙笑着抱怨他:“其实你可以直接跟我说的……我可以让你跟着一起进来,或者把Alex也带上——我见过他几面。”

夜晚有温和的灯光和温和的黑暗,他们俩松松垮垮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达蒙指着路边的一辆黑色双排汽车,说那是Chris——他们的经纪人的车,他每次都把车借给他。然后他们开始聊乐队。

格雷厄姆费好大劲才记住跟达蒙同队人的名字。达蒙不断地蹭到格雷厄姆的肩膀,直到有一瞬间格雷厄姆突然意识到这一点。自那之后,每一次接触就好像放大三十倍,格雷厄姆脊背上出了一层细汗。夜晚丰盈而敏感,白天所有造成耳鸣的东西在夜晚都变成造成晕眩的视觉;他们东拉西扯了一会儿,基本上都是达蒙在说,格雷厄姆听。

“其实我挺希望和你一起开车出去——我们可以借Chris的车,你知道这里离内海很近吗,还有一片森林什么的?那里真的很棒,有些时候我在那里一个人呆着,写歌。你有没有去过那里?我们一定得找个时间一起到那边去,Gra——你会爱上那里的!”

喋喋不休的达蒙让格雷厄姆心底有点想笑。他向达蒙允诺,然后想起来什么,开玩笑地问他:

“你之前说要我站到前面来,那你有在看我吗?”

 

“我当然有在看你,”达蒙勾勾嘴角,坏心眼地回答他,“只是你没发现啦。你太好看了,可能把你从女孩儿们里区分开来有点困难——”

格雷厄姆被“好看”两个字狠狠噎了一下,在达蒙带笑地看他的时候用力反瞪回去。达蒙知道格雷厄姆不擅长假装气愤,尤其是在他其实一点都没生气的时候——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格雷厄姆对自己感到气恼。他赌气地打断达蒙的话:

“我还以为你会跳下台来还是怎么样,或者献给我一首歌。”

达蒙大笑,“你可以把我写的所有歌都拿走——如果你想要的话。”

 

还有三个街区远的时候,身后传来大声招呼达蒙和格雷厄姆的声音。吉他手Nick背着吉他踩着自行车从他们身边掠过,刘海几乎被风吹到消失,一头鬈发在身后鞭打空气。格雷厄姆笑着和达蒙一起挥手,Nick怎么知道他的名字?他决定不去问达蒙。Nick经过之后,达蒙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被挤压得奇形怪状的花生酱面包,执意要格雷厄姆也吃掉一半。他们借着路灯光线坐在路边,达蒙吃下去的时候呲牙咧嘴,把格雷厄姆咀嚼动作吓到停滞在半路。达蒙嘴边所有面包屑全部笑出路沿,“这样也好——就算被毒死也是我们俩一起。”

达蒙在站起身的时候打了个寒战。“你的T恤已经湿透了,”格雷厄姆指出。

而达蒙好像把外套落在贝斯手那里了。他骂了一声。

然后他把格雷厄姆拽进怀里。

 

肩膀上方传来达蒙满足的叹息。

“啊——这样就好多了。”

格雷厄姆身体一僵,迷失在达蒙构成的整个湿漉漉的黑夜里,大脑一片空白,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见鬼,干嘛突然这么近?格雷厄姆近乎绝望地想,近到他隐隐希望自己这时正喝得烂醉。上帝知道格雷厄姆渴求这样一个拥抱有多久,但一个完美拥抱的对策绝对不是清醒。

达蒙是夜里一道明黄色的溢彩,格雷厄姆这时候才意识到或终于不得不承认他爱他。当夜晚予男孩以明确的拥护的时候,笨拙的画家什么都做不了。天知道,如果只从七百多米高皮林立蒙小小高地处就涌出赛文河,此时此刻一个拥抱又怎么会不够?


达蒙在他耳朵边上笑。“你闻起来像一只鹅。”

“鹅?”

“在啤酒里泡过的湿漉漉的鹅。”

“……所以我们要一直这样站着吗?”

达蒙没有外套,他们两个跑步取暖。达蒙开始奔跑的时候一只手还缠在格雷厄姆身上,他们互相拉扯着在夜里奔跑,跑到他们的街道的时候天都快亮了,几乎分不清哪只手是格雷厄姆的而哪条胳膊又属于达蒙。达蒙朝着他大喊“明天见”的时候,格雷厄姆已经晕晕乎乎地走进了画室,那句邀请跟着格雷厄姆进来,没等他给出回应就随着达蒙一起消失。




tbc.

*505 - Arctic Monkeys

评论(3)
热度(12)

© Softg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