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外星人
情绪型写手

【Gramon】Love Travels At Illegal Speeds(au一发完)

Gramon】Love Travels At Illegal Speeds(au一发完)

【AU基本设定】

现代AU,书店主人!Damon × 作家!Graham

年龄设定三十几岁 / 年龄差无操控 / 两人开头初相遇

 

·ooc注意

·第五部分有肉,不香,会走外链

·不知道lof怎么打斜体,基本上所有斜体都用粗体代替了,可能会影响阅读体验,戳这个链接阅读全文

 

 

 

 

(一)

  


 

阳光或许可称作最奇妙的事物,它进入的许多地方为凡人所不能及,肆无忌惮地在各处投下阴影,无孔不入且异常温柔。夏日热度的缔造者,单相思的帮凶,一切远远超过预期的事都被它催生。

那天下午,年轻的达蒙·阿尔邦先生,坐在他的Seymour's Bookstore里,就是如此注视着这样一绺阳光,那时候,它正穿过窗户照向靠墙的书架。他看看表,发现已经下午两点。把表拍回桌上,达蒙起身整理对面的书柜。

他推进最后一本书的时候,听见身后有点奇怪的响动。他转过身,然后看见一副眼镜和鸭舌帽下边的一丛乱糟糟头发——或许是一个炸毛的小贼,达蒙起先这样想;眼前这位黑发的同龄人手上拿着一本书愣在原地,脸上的表情惊恐得有点可笑。

达蒙确实笑出了声。

“你要什么书?”

他似乎因为达蒙的笑而稍稍放松了些。达蒙忍俊不禁地发现自己联想到了公园里的松鼠,它们对人怕得厉害,但被喂食的时候就会蹲着乖乖吃完,然后拔腿就跑。

“只是随便逛逛,是吗?”

完全放松下来的这位顾客对他点点头,然后钻进了店铺左侧的书架里。达蒙听见他被自己扬起来的灰搞得连连咳嗽,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给那边的书架掸过灰。他在原地局促地站了一会,然后走过去。

“我还没打理过这边的书架——它上面应该很多灰。”达蒙抱歉地向他解释,然后发现他好像根本没有在听。达蒙只能看到他的鸭舌帽在激动地跳上跳下,他站起来的时候几乎和向前俯着身子的达蒙撞了个满怀。

“这些都是第一版的——D.H.劳伦斯?”

上帝啊,他简直兴奋得像个青少年。达蒙做了个“我很抱歉”的怪相:“不是,这些是一九四五年的版本。”

“所以它们是十五周年的纪念版?!天啊,你是从哪里搞到这些的?”

达蒙笑了,顺势在书架之间的地板上坐了下来。“从我父母那里。这整个书店都是他们的——他们过世之后,我就把这儿接管了。”

“不用说你很遗憾——”达蒙快速制止了面前的男人几乎要冲口而出的抱歉,“——后来在整理遗物的时候,我找到了这些书——D.H.劳伦斯,当然,伟大的作家……”达蒙局促地伸开手肘挠挠后脑勺,就像他感到有点不自在的时候常做的那样。然后达蒙朝着他笑了。

“你瞧,我们都已经面对面坐在地上了,却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他向他伸出手。

“达蒙·阿尔邦。”

成精的巨大松鼠愣了一下,先摘掉鸭舌帽,才把手伸了过来。

“格雷厄姆。格雷厄姆·考克森。”

然后他往前挪了挪,让他们俩离得更近一些。

 

“你不用看着店?”

“你是今天来的第一个人。恐怕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不会有多少顾客。”

“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波希米亚人?”

达蒙被逗乐了。“我恐怕是靠高价售出绝版书维持生计的吧——你跟每个认识不到五分钟的人都开他们玩笑吗?”

“就是你而已啦。”格雷厄姆也笑。放松下来的格雷厄姆笑得很多——笑起来的时候向两边下垂的眉毛温柔得要命。

“我是不是哪儿见到过你?”达蒙问。

“有可能……我是写书的,”格雷厄姆在说“写书的”这三个字的时候就好像在说一种味道恶劣的中国糕点,似乎措辞让他相当伤脑筋,“你可能会在某些报纸或者网站上看到过我——或者你没有?”

“我好像没有——哦,不。上帝啊。”他模模糊糊地想起来在时报大版面看到过这个名字:格雷厄姆·考克森。“你是那个出名的推理小说家!”

“大概吧……”

“大概是推理小说?”

“不,我指的是‘出名的’。”

 

 

 

 

(二)

  


 

九点半。达蒙坐在长椅上,看着面前的草坪,最后的曙光让整个草坪都明亮起来。他合上手中的书,轻轻呼了一口气,有种想疯狂大喊的冲动。

烟灰飞落在地上,被阳光攫起。

格雷厄姆。达蒙几乎没有阅读过推理小说,但是眼下这一本,哪怕从非类型小说的角度来看,也完全可以称为杰作。格雷厄姆拥有绝对的幽默。他的书写谨慎,但从来不掩饰疯狂,好像拿着一把小刀得心应手地割开无数迥异的题材,把它们放在一起,组成流水一般明亮迅疾的故事,裎露不加修饰的痛苦和敏感。

而格雷厄姆啊,还在形容自己“大概是”出名的。达蒙又一次想起上次他们的见面,这个比他小一岁的、目光闪躲的黑发小伙儿,让他实在没有办法把这样一个谦逊的形象和这么完美的作品对应起来。达蒙想,如果是他自己写出了这样的作品,他会心安理得地接受杰出的称号。

唯一的问题只是,他只是个管理书店的年轻人,可能这辈子都在这里度过,或许被不甘日夜折磨?

考克森先生不知道自己有多天才。这个新朋友也不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好看。达蒙心中的选秀节目,一号选手考克森,嘟嘴挠头咬手指抿嘴唇,小动作太多,可爱也太多,过分得要命,只能让他第一个上台,然后其他选手群魔乱舞,台上还是只有他一个。

 

达蒙走到Seymour's门旁的路口的时候远远望见格雷厄姆坐在门槛上发呆。达蒙有点不安地想起自己手上还拿着格雷厄姆的书,不过转念一想,干脆大咧咧地把书翻过来,封面朝上捧在胸口。喜欢别人的书,干嘛不直接让他知道呢。

他拿钥匙打开门上的栓锁的时候确切地知道格雷厄姆看见了他手里的书——他尾随着达蒙进入店中的时候脸一直红到耳根。

“看起来这本《苦乐参半的一团糟》*广受好评啊。”达蒙在柜台后坐下,看着他笑。

“你看了?”

“嗯,”达蒙承认,“而且它很棒。真的,我说它棒极了——完全值得我从我的竞争对手们手里把它买下。”

格雷厄姆看起来有点受惊。“哦,它绝对没有那么棒。我是说——呃,我喜欢写点东西,不过那都只是爱好而已,我想写点刺激的,就写了一些推理小说之类,然后大家似乎挺喜欢它们,我就写了更多——就是这样而已啦。”他左右环顾,然后坐到了书架底层,长出一口气,“我的意思是,我在写推理小说,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我有可能提着吉他加入一个摇滚乐队,也可以当一个邮递员兼诗人……都只是自己高兴。”

才认识不到两周,达蒙觉得自己已经和格雷厄姆熟识十几年。他能听见格雷厄姆内心在嘟囔:我喜欢写东西,但是不喜欢出名。我不是推理小说家。我不要被别人定义。

于是达蒙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说:“你肯定能成为一个超棒的邮递员。”

两人开始爆笑,格雷厄姆身边书架上的书哗啦啦倒下来。

 

那天他们聊了很久,两人之间的物理距离随时间流逝迅速靠近。达蒙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小瓶酒,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两人都有些醉。达蒙摁住起身欲走的格雷厄姆柜台上的手,翻出来一本《荒原狼》,在扉页胡乱涂上“达蒙赠格雷厄姆”,塞到格雷厄姆怀里。

格雷厄姆走到街头的时候,回头大声喊:“下次见了,Day!”

达蒙一直到锁门准备回家的时候都还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啊,他是给我起了个爱称吗?

 

 

 

 

 

(三)

  


 

23:07 已接收
Da

23:09 已发送
嗯?

 
23:10 已接收
荒原狼太棒了!!!

 
23:12 已发送
所以你半夜发短信给我就是为了这种事情?
 

23:16 已接收
说实话吧Da你肯定还没睡:)

23:18 已接收
我们都知道达蒙先生是个睡眠浅的老年人

23:19 已发送
GRA!!

23:21 已发送
我就比你大一岁!

 
23:24 已接收
你打字好慢哦
 

23:27 已发送
这不能怪我。
 

23:29 已接收
而且标点一丝不苟

23:29 已接收
老年人
 

23:30 已发送
……

23:31 已发送
我怎么记得你是个作家?
 

23:34 已接收
作家应该也有权决定自己的简讯要不要加标点吧
 

23:37 已发送
不是,我是说一个作家怎么可以这么幼稚?

23:49 已发送
Gra?
 

23:51 已接收
幼稚鬼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你:)
 

23:56 已发送
……那老年人恐怕先得睡下了。
 

23:57 已接收
我本来是想和你聊一下荒原狼的 它真的很棒!!

00:02 已发送
我可以把这个视为你发出的今天一起熬夜的邀请吗?

00:03 已接收
哦不很抱歉这位先生但是我不搞文-爱的

00:05 已发送
……

00:07 已发送
所以我们来讨论一下《荒原狼》,还是我要和你调情到天亮?

 

 

 

 

 

(四)


 

“Day,收到我的短信了——?”格雷厄姆推门进来的时候,从门缝溜进来的光线照亮书店一隅。

“嗯,新书的事?”

“出版社最近的电话快把我逼疯了……他们不停催我新写的《安菲特利特的失落》**。我差不多写完了,可是我搞不定动机……”格雷厄姆在柜台对面的靠背椅上坐下来,身体向前倚在柜台上。达蒙能听见格雷厄姆的呼吸。

拜托,这会不会太近了?达蒙能看清格雷厄姆习惯性地神经质咬住下唇,能看见他的睫毛,看见他的瞳孔里有自己,而环境温度好像有点太高,似乎还在升高,而格雷厄姆的表情是惯常的略微郁闷、有些茫然——这并没有减轻此时达蒙的紧张。

格雷厄姆似乎并没有感到困扰。他只是看着达蒙——就那样看着他。他伤脑筋地瘪瘪嘴,好像有点不满,然后偏过脑袋看向书店窗外:

“Day,单相思够充分吗?人会因为单相思而想要杀死另一个人吗?”

 

他们不止一次这样探讨过书中的情节,但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将达蒙内心深处的一块伤疤赤裸裸地揭开来。他到底被格雷厄姆吸引多久了?不久,他们才认识两个月。达蒙从不相信一见钟情,这次也不例外:他早就意识到是爱意一点点涨起来,到了某个时候喷薄而下,伪装成一次crush,一次毫无征兆的洪水决堤。此刻,格雷厄姆就在面前,离得前所未有地近。

“不会。”达蒙轻声说。他吞咽唾沫。

 

“有个人发现自己爱上了另一个人,但他什么都没做。他只是买来了他写的所有的书,送给他纪念版的《荒原狼》,还在半夜跟他互发一些没营养的短信,和他探讨他的书里下一个死掉的应该是哪个人。”

“不过你瞧,两个不甘现状的傻瓜并不能指望彼此理解,不是吗?”

 

格雷厄姆愣在原地,达蒙扑哧笑出了声。

“Gra,我在向你表白的时候,你能不能专心一点?”

 

格雷厄姆的叹息轻不可闻。接着,格雷厄姆用一个吻堵住了达蒙的嘴。达蒙的大脑有一瞬间变得空白,不过格雷厄姆的吻坚决却不果断,让达蒙瞬间掌握了主权。达蒙的手攀上格雷厄姆的后脑,不容置辩地让这个吻更靠近自己。太近了,达蒙感觉周身都是格雷厄姆的气味,嗅起来好像残存的夏天。兴奋来得太快,达蒙抓住格雷厄姆的手腕,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显得有多贪婪。我们已经彻底疯掉了,达蒙有些神志不清地想,我们都疯了。两人的舌开始在对方口腔中攻城略地,水声逐渐黏腻滚烫之际格雷厄姆拼命推开他,微微气喘:

“Day,你还在营业!大街上都看得见我们在干什么!”

达蒙懊恼地停下,他真的介意吗? “我现在关门也没关系。”

格雷厄姆转过头去笑着嘟囔:“反正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你真的很像一头野兽,就刚才。”

“有什么野兽会吃松鼠吗?”

“什——”

把脑海里的奇怪想法说漏嘴的达蒙不想解释,用更粗暴的吻法阻断一个询问。

最后格雷厄姆在脸颊上吻了他,他在达蒙抽身时在达蒙耳边轻声说:“你根本不知道你有多好。”

多奇妙啊,这是我想跟你说的,Gra,达蒙在心里说,这是我一直想跟你说的

 

 

 

 

 

 

(五)

  


 

“最后,感谢达蒙·阿尔邦,是他让我搞定了这本新书里的情感线,也让我最终下定决心把原先晦涩的书名换成现在这个。没有他,这本书永远会有缺憾。”

 

“没有他,这本书永远会有缺憾。”他的新书的鸣谢页上写着这句话。就是这句话那天差点让达蒙哭了,轻松地走在深夜里去Seymour's的路上,格雷厄姆幸灾乐祸地想。

 

注意背后

 

 

 

(六)

  


 

格雷厄姆的新书叫Love Travels At Illegal Speeds***。

自从格雷厄姆加入Seymour's的运营,你就一直能在那里的橱窗中看到它。

 

 

 

 

fin.

 

 

 

 

 

*Bittersweet Bundle Of Misery -名字取自Graham Coxon的个人专辑Happiness in Magazines中的同名曲。

**Amphitrites Lost -名字取自Holydrug Couple被收入The Space Project精选辑的同名曲。

***Love Travels At Illegal Speeds -名字取自Graham Coxon的个人专辑。用英语原名的原因是我水平不行,不想用《爱情超速》或者《你的爱来得太快》这种土味译名污染大家的眼睛(对不起

最后bibi几句:

我好像每次喜欢上一对都要写一篇书店老板×作家的AU……这篇基本上是在飞机上昏昏沉沉写完的,没什么节奏,没审核,发展也太快了,我忏悔。

评论(1)
热度(25)

© Softgem | Powered by LOFTER